<noframes id="b7zbb">

<big id="b7zbb"></big>

    <address id="b7zbb"><pre id="b7zbb"><strike id="b7zbb"></strike></pre></address>
    <address id="b7zbb"></address>
    <noframes id="b7zbb">

        <track id="b7zbb"></track>
          <big id="b7zbb"><strike id="b7zbb"><span id="b7zbb"></span></strike></big>

          高教視點

          【光明日報】如何培養戰略科學家

          發布日期:2022-05-10 發表者:陳治國 瀏覽次數:


          【思想匯】?


          編者按


          ??2021年,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上指出,要大力培養使用戰略科學家。2022年4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國家“十四五”期間人才發展規劃》,再次強調要大力培養使用戰略科學家,打造大批一流科技領軍人才和創新團隊。戰略科學家是“帥才型科學家”,是國家戰略人才力量中的“關鍵少數”,是推動科技創新與高技術產業跨越發展的“領路人”。我們要抓住國家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契機,堅持實踐標準,注重層次性思維,以產學研深度融合為抓手,用“創新+創業”“科技+資本”“戰略+科學”新范式去探索和完善戰略科學家培養路徑,為加快建設科技強國、實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貢獻力量。


          戰略科學家需要成長“沃土”


          ??2021年9月27日至2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上指出,要大力培養使用戰略科學家,堅持實踐標準,在國家重大科技任務擔綱領銜者中發現具有深厚科學素養、長期奮戰在科研第一線,視野開闊,前瞻性判斷力、跨學科理解能力、大兵團作戰組織領導能力強的科學家。要堅持長遠眼光,有意識地發現和培養更多具有戰略科學家潛質的高層次復合型人才,形成戰略科學家成長梯隊。


          ??戰略科學家,是能夠解決重大科技難題的一流科學家,更是能夠謀篇布局、為重要科技發展方向領航掌舵的戰略家。進入新時代,我國要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實現科技自立自強,大力培養戰略科學家的重要性與緊迫性就更加凸顯??茖W家的成長可以靠濃厚的科研興趣、優良的學術訓練和不懈的個人努力,而戰略科學家的成長則必須依靠國家乃至國際的重大科技任務,在實踐中歷練和鍛造領導大兵團作戰能力及組織變革性創新能力。如果把科學家的成長看作“種子”萌芽,那么,培養戰略科學家就必須首先為其培植“沃土”。培植“沃土”,就是為具有戰略科學家潛質的高層次復合型人才創造承擔重大科技任務和參與科技創新實踐的機遇。我們要改變“等”戰略科學家自己“冒出來”的觀念,堅持實踐標準,重視長期奮戰在科研第一線的骨干科學家,從中發現和培養戰略科學家。


          ??戰略科學家培養還要注重“形成戰略科學家成長梯隊”。按照馬克思主義觀點,人類的社會實踐活動具有層次性,這決定了人才培養也具有層次性特征。鄧小平同志說過,人才培養是長遠的事業、未來的事業,不是三五年就能實現的。他說:“我們培養專門家和勞動后備軍,也應該有與之相適應的周密計劃,我們不但要看到近期的需要,而且必須預見遠期的需要?!惫湃嗽疲骸笆陿淠?,百年樹人?!迸囵B和造就戰略科學家需要較長的時間周期。這就要求我們必須堅持長遠眼光,有意識地發現具有戰略科學家潛質的高層次復合型人才,并且按照事業發展的需要大力培養適當規模、質量和結構的戰略科學家,形成戰略科學家成長梯隊。這是一項宏大的系統工程,必須通盤考慮、長遠規劃、超前培養、完善結構,從而推動更多戰略科學家脫穎而出,為我國實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作出開創性貢獻。


          國家創新呼喚戰略科學家


          ??我國“國家杰出貢獻科學家”錢學森先生,無疑是一位杰出的戰略科學家。錢學森先生回國前就已經是世界一流科學家,回國后又成長為新中國國防科技工業戰略科學家,他是新中國在發揮舉 國 體制優勢研制“兩彈一星”過程中,成功培養戰略科學家的典范。直到今天,這條培養路徑還在新型舉 國 體制下發揮著重大作用,先后培養出了人造衛星和深空探測開拓者孫家棟、對海探測新體制雷達奠基人劉永坦、航空地球物理領域深地探測專家黃大年等一批戰略科學家??梢?,遴選頂尖科學家配置到國家重大科技任務的戰略位置總攬全局、擔綱領銜,是一條成功的戰略科學家培養路徑,在這里稱之為“錢學森路徑”?!板X學森路徑”的“種子”是頂尖科學家,“沃土”是國家重大科技任務。這種培養路徑瞄準國家重大需求,指向清晰、成才率高,尤其適用于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建設的重大領域,如國防軍工等。


          ??與此同時,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即將重構全球創新版圖、重塑全球經濟結構??萍紕撔碌闹鲬饒稣趶膰壹壙蒲袡C構、高水平研究型大學向高科技企業拓展。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加強國家創新體系建設,強化戰略科技力量。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加強對中小企業創新的支持,促進科技成果轉化?!笨梢?,企業和高校、科研院所必須從體制機制上深度融為一體。產學研深度融合,顯然不只是高水平研究機構和企業間的形式化結盟,不只是企業單方面提出若干個科研項目合作需求,也不只是企業、高校、院所間借調互換研發人員。產學研深度融合新模式,應該是運用市場化手段,實行人才、科研、產業聯動,推進以科技創新為核心的全面創新,促進人才鏈、產業鏈、創新鏈有效銜接。為了推動產學研深度融合,除了國防軍工等特殊戰略領域,國家創新體系的其他環節也必須加快培養戰略科學家。新時代呼喚著作為科技創新主戰場的企業盡快開創出一條與“錢學森路徑”高效互補的戰略科學家培養新路徑。


          ??如果說“錢學森路徑”是一條從科學家到戰略層面科學家的培養路徑,那么應當還存在一條從戰略家到科學領域戰略家的培養路徑。在這方面,我們有必要借鑒國外有益經驗,尋找一批富有強烈創新探索精神的高科技企業家等不同類型人才,助力其成長為“跨學科理解能力強、大兵團作戰組織領導能力強”的戰略科學家。不同于“錢學森路徑”,這條路徑的“種子”是具備高科學素養和戰略思維的復合型人才,成長在有望改變人類未來的科技創新創業“沃土”里。這一戰略科學家培養新路徑,由創新驅動、符合市場導向、適用于世界科技競爭不同領域,值得我們深入思考、切實探索。


          探索戰略科學家培養新路徑


          ??與國外科研力量多集中在企業有所不同,目前我國具備高科學素養和戰略思維的復合型人才仍然大量集中在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企業的科技創新主體地位還有待完善。在這一客觀前提下,培養戰略科學家的“種子”可以是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戰略型科技創新人才,“沃土”則是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建議在國家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的總體要求下,綜合考慮戰略型人才、高校/科研院所、新型科技企業等多方需求,以“創新+創業”“科技+資本”“戰略+科學”的新范式,在產學研深度融合中探索一條戰略科學家培養新路徑。


          ??第一,健全“創新+創業”的產學研深度融合新模式。允許具備高科學素養和戰略思維的復合型人才以兩種不同角色同時在高校院所和高科技企業從事科技創新和產業轉化實踐,以戰略型人才為紐帶,實現企業和高校、科研院所深度融合。要真正瞄準世界科技最前沿和國家重大發展戰略,用前瞻性技術開辟應用需求,進而發揮需求對市場的引領作用、市場對創新資源的配置作用,推動科技重大變革。換言之,有效協調需求、市場、研發和生產之間的關系,實現顛覆性科技成果和產業鏈的有機結合,健全產學研深度融合新模式,真正支持企業成為技術創新決策、研發投入、科研組織和成果轉化的主體。這既符合國家對高校及科研院所“技術供給端”的定位,又有利于突破橫亙在實驗室和市場之間的阻礙,驅動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創新技術“脫虛向實”,向企業主體自發轉移,更好地支撐經濟社會發展。


          ??第二,鼓勵“科技+資本”的科技企業跨越發展新方式。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八次集體學習時強調,必須深化對新的時代條件下我國各類資本及其作用的認識,規范和引導資本健康發展,發揮其作為重要生產要素的積極作用。對于培養孵化戰略型科學家的科技創新企業而言,借力資本作為有效的外部“杠桿”,能夠在撬動企業跨越發展的同時不斷增強企業戰略科技研發實力。2019年以來,國家設立科創板、實行創業板改革、建設北京證券交易所,資本市場在實現企業跨越發展、激發科技創新精神、健全激勵約束機制等方面顯示出諸多優勢。以“科技+資本”的方式,在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的同時推進產學研深度融合,能夠培養戰略科學家扎實的科研作風和戰略性、前瞻性眼光,幫助戰略科學家從企業視角提煉根本性的重大科技問題,建立獨創性研究體系,開辟新的研究領域,創造未來科技發展新趨勢。


          ??第三,探索“戰略+科學”的戰略科學家培養新路徑。當前,全球進入大科學時代,科學研究的復雜性、系統性、協同性顯著增強,僅依靠“錢學森路徑”培養戰略科學家,短期之內難以改變我國科技人才質量和結構性矛盾突出的現狀。應該遴選視野開闊,前瞻性判斷力、跨學科理解能力強的戰略科技人才,鼓勵他們不斷向企業會聚,在企業跨界融合創新研發平臺上面向國家重大需求磨煉大兵團作戰的組織領導能力。與此同時,注重在企業設立戰略人才培養專項基金,推行技術、專利等知識產權入股制度和創新科技人才持股制度,構建既充滿活力又規范有序的正向激勵機制,滿足頂尖戰略科技人才實現自我價值的預期。用事業激勵人才,用人才成就事業,確保產學研深度融合新模式下的戰略科學家培養機制切實有效。


          ??(作者:尤延鋮 楊玉成,分別系廈門大學航空航天學院常務副院長、教授,中央黨?!矅倚姓W院〕哲學部教研室主任、教授)


          原文鏈接:https://epaper.gmw.cn/gmrb/html/2022-05/10/nw.D110000gmrb_20220510_1-15.htm


          高潮AAA人人爽人人爱

          <noframes id="b7zbb">

          <big id="b7zbb"></big>

            <address id="b7zbb"><pre id="b7zbb"><strike id="b7zbb"></strike></pre></address>
            <address id="b7zbb"></address>
            <noframes id="b7zbb">

                <track id="b7zbb"></track>
                  <big id="b7zbb"><strike id="b7zbb"><span id="b7zbb"></span></strike></big>